風度翩翩的軍官,開車經常會「迷路」?戴晨志幽默加油站


美國馬歇爾將軍年輕時,一直在軍中服役;一天,馬歇爾在駐紮地的一次「雞尾酒會」中,遇見一位氣質優雅的小姐,她美麗大方、聲音甜美,於是馬歇爾特別與她交談,並在酒會結束後,表示願意開車送她回家,而她也答應了。

當時,馬歇爾是一位風度翩翩的軍官,他開著車護送那小姐回家;其實那小姐的家並不遠,可是馬歇爾卻像是「迷路」一樣,車子繞來繞去,竟然花了一個小時,才把那小姐送到家門口。

「你大概剛移防到此不久吧!」小姐客氣地問道:「我看你開車彎來繞去,好像不太認識路的樣子。」「嘻!……」馬歇爾笑笑地回答:「或許吧!不過,如果我不認得路的話,我怎麼能夠開車彎來繞去,繞了一個小時,卻一次也沒有經過妳家門口呢?」後來,這位美麗的小姐,成為「馬歇爾夫人」!

一天傍晚,在一個公園裡,有一個蒙面強盜從樹林裡跳了出來,以手槍抵住一個正在閒逛的男人,說:「少年仔,你『要錢』還是『要命』?」那男人嚇了一跳,心臟也怦怦地跳著。他轉頭一看,天色昏暗、四下無人,這下完了,只好識相地說:「老哥啊,我當然是要命啊!拜託你手下留情,千萬別殺我,我把所有的錢都給你!」接著,這男人又說:「可是,我回家後又要倒楣了,我老婆一定又以為我去賭博、把錢都賭光了!這樣子好不好,你幫我一個忙,你把我的帽沿,用槍打個洞,好讓我老婆相信—我真的是遇到搶劫!」

這蒙面搶匪一聽,哈哈一笑,原來這男人是「怕老婆」的膽小鬼,於是就很高興地幫他忙,對著帽沿開了一槍;後來,又應被搶男人的要求,在夾克、褲管、口袋……等處各補一槍,以製造「搶劫搏命」的效果。最後,被搶的男人,再請搶匪為他的手帕開一槍時,蒙面搶匪笑不出來了,因為「沒有子彈」了!而這個被搶男人還沒掏錢給搶匪時,蒙面歹徒已嚇得「逃之夭夭」,因為先前的槍聲,已經引來了許多遊客。

有些人真的很聰明,是屬於「大智若愚型」,他們在遇到緊急狀況時,能運用「機智」與「智慧」,來消除對方「自我防衛」的心理;就如同上述被搶的男人一樣,不擺出「強者」的姿態與搶匪硬幹,而是以「怕老婆」的弱者姿態,去誘導搶匪做出有利於自己的事,最後使搶匪嚇得落荒而逃。而馬歇爾將軍也是一樣,他故意裝得像「迷路」一樣,而以「迂迴、間接」的方式,來贏得美人的好感與芳心。

以前,曾經有一個囚犯,被關在囚牢裡半年。一天,這囚犯接到妻子的來信說,家裡已經沒有錢了,孩子都快沒東西吃了,是不是有什麼辦法,找他過去的弟兄們,幫忙把蕃薯田「翻翻土」,以便開始種植東西。這囚犯知道,犯人的信件都會被檢查,所以他就回信給妻子,說:「親愛的老婆啊,妳千萬不能那麼傻,妳絕對不能找人來挖咱們那個蕃薯田;妳難道不知道,我有一些槍枝和鈔票,都埋在蕃薯田裡頭啊?」

不久後,妻子又寫信給囚犯:「親愛的老公,你的信我已經收到了,可是,收到信的那天,就來了一大堆警察,把咱們的蕃薯田挖得亂七八糟,連地底下都被挖翻了,槍枝和鈔票大概也都被抄走了!你看,現在我該怎麼辦呢?」後來,囚犯高興地回信給老婆說:「太好了,親愛的,妳現在可以開始種蕃薯了!」

所謂「激將法」是以硬碰硬,而將對方「同仇敵愾」或「不被輕視」的自尊心激發起來;可是「大智若愚」的人,卻是能貶抑自己,運用「不著痕跡」的方法與技巧,間接地完成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。

上述囚犯就是屬於「大智若愚」的人,他巧妙地利用人性「偷窺」與「貪心」的弱點,來達到有人替他「免費翻土」的目的。不過,並不是每個人都有「大智若愚」的智慧,有些人碰到棘手的難題時,真是不知道如何來加以解決;例如—一個大學總務處的古小姐,辦公桌被安排在入口處的地方,所以凡是進來洽公的師生,都會請教古小姐,哪些事要找誰辦理?久而久之,古小姐就覺得很討厭、不勝其煩。

一天,古小姐想到一個妙計—一大早來上班時,就在辦公桌前放著一塊「此處非詢問處」的牌子,免得天天被人家問得煩死了!結果,當天來洽公的每一個人,一進門,就向古小姐問說:「小姐,請問一下,詢問處在哪裡?」

【幽默一得】
在台上展現風趣時,很重要的一點是—「不能看稿!」一直看稿的人,幾乎很少能夠講得生動有趣。例如本篇中最後一則古小姐的故事,事實上有趣的故事都不會很長,所以必須將它「背下來」,牢記在心中,而在適當的時候「巧妙地」說出來,使聽眾會心一笑、或哈哈大笑。

過去,曾有一位牧師,一直養成一個良好的習慣,就是面對教友講道時,絕「不看講稿」。許多人很奇怪,為什麼他從來不用講稿?後來,牧師透露:過去有一次他在講道時,不斷地低頭看稿,一位女教友在會後批評他說:「如果他自己都不能記住他要說的話,他又怎麼能夠要我們記得住呢?」的確,如果我們自己連要講的「風趣故事」都記不住,又怎麼能夠表現精采、而令人拍手叫好呢?

 

kuochun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