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麗舍條約(中)

上期文章提到說到《凡爾登條約》把法蘭克王國切成西、中、東三塊,萊因河以西的西法蘭克王國後來就變成法國,萊因河以東的東法蘭克王國就成為德國的起源,也是神聖羅馬帝國的版圖。至於夾在中間、左右為難的中法蘭克王國就變成倒楣鬼!

接下來的幾百年就是歐洲的極度黑暗時期,所以我們可以用八倍速快速跳過,因為這段期間歐洲不停在打仗、疾病肆虐、羅馬天主教廷又腐敗,總之一整個糟!不過法國人在此時明顯比德國人佔上風,因為國力比較強,而且教廷多半由法國國王控制。而德國人自許的「第一帝國-神聖羅馬帝國」又是一個鬆散、沒三小路用的虛擬帝國,所以法國啟蒙思想家伏爾泰(Voltaire)就下了註腳:「神聖羅馬帝國既不神聖,也非羅馬,更非帝國!」。

不過在16世紀初出現了一位在人類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:馬丁路德,他對羅馬天主教非常不滿,所以寫了一篇《九十五條論綱》的文章來幹譙羅馬教宗,因為那時印刷術已經發明,所以馬丁路德的文章經過大量流傳之後,效果自然不同凡響、引發了石破天驚的宗教改革與宗教戰爭。這宗教戰爭一打就是三十年,把神聖羅馬帝國打成四分五裂,成為一堆小蘿蔔頭獨立公國,而普魯士公國是這些小蘿蔔公國裡頭稍微大的一個。

不過公國畢竟只是類似中國春秋時代的諸侯國,還稱不上是王國!公國的老大叫做大公,不算是國王,更稱不上是皇帝、大帝。所以稍微有企圖心的公國都會千方百計想轉型成為王國或是帝國。

正好在18世紀初(1701年),普魯士公國的腓特烈三世逮到一個好機會,因為他很熱心地支持奧地利向法國宣戰,藉此交換一個國王稱號,從此普魯士公國就「升級」為普魯士王國。

普魯士王國成立的四十年之後,出了一位不世出的軍事天才:腓特烈二世。腓特烈二世是個很有趣的人,他的法文造詣可能比德文還好,而且自幼受法國啟蒙哲學思想薰陶,交的朋友也多半是法國人(例如:伏爾泰),所以腓特烈二世寫的著作也都用法文發表。

理論上,身為「超級法國通+法國忠實粉絲」的德國國王應該不會對自己心儀已久的法國動手才對!但是這世界就是這麼殘酷!你不動手,別人卻會對你動手!所以你只好被迫還手!

當時法國聯合奧地利和俄國組成聯軍來打德國(普魯士王國),這是一場少見的不對稱戰爭,因為法國聯軍的總人口數是德國的20倍,動員兵力也是德軍的3倍之多!儘管雙方實力極不對稱,但是這戰爭依舊打了七年之久,史稱「七年戰爭」

七年戰爭讓德國面臨了好幾次亡國邊緣,但是腓特烈二世就是永不放棄,最後他保住了領土,讓普魯士王國躍升成為歐洲五巨頭之一,同時也讓自己贏得「大帝」的稱號,成為人類軍事史上不朽的軍事天才!

在七年戰爭的過程中,出現了一位超級有趣的角色:俄國彼得三世。俄國當時身處於法奧俄聯軍的一員,算是德國的敵人之一。但是彼得三世卻是腓特烈二世最忠實的粉絲,他身為俄國國王,俄文卻講得不好,德文卻是說得呱呱叫!而且彼得三世還曾經公開說過:「我對腓特烈二世簡直崇拜到五體投地,如果可以的話,我希望在腓特烈麾下作戰!」

彼得三世真的稱得上是「天字第一號大粉絲」,他對腓特烈二世的崇拜並不是口頭說說罷了,他居然還真的付諸於行動!俄國在七年戰爭後期不但不打德國,而且還調派兩萬俄國大軍幫助德國人打奧地利。這種「因為崇拜敵人,所以幫助外人打自己人」的劇情算是千古罕見,雖然此舉樂了德國人,但是卻苦了彼得三世,他在七年戰爭結束之後,就被自己老婆廢黜,最後還被毒死,非常悽慘!

不過腓特烈二世的粉絲真的很多,不止是彼得三世,世界上只要想要打勝仗的人都會認真研究腓特烈二世的戰法(例如:斜線陣勢),然後搖頭晃腦地說:「黯~腓特烈二世真是太厲害了!我也要加入他的粉絲後援會!」

所以看到這裡,閻驊先幫各位複習一下,前面說到德國人(腓特烈二世)是法國人粉絲,但是還是被迫打了七年戰爭。俄國人(彼得三世)是德國人粉絲,所以讓七年戰爭提早結束。那麼法國人有沒有可能是德國人粉絲呢?

有!法國也出了一位鼎鼎大名的德國粉絲,這個人就是拿破崙。拿破崙對於腓特烈二世的崇拜有如滔滔江水,他甚至用「偉大」兩個字來形容腓特烈二世的豐功偉業。

拿破崙儘管崇拜腓特烈二世,但是他還是對德國人動手動腳,檯面上的大動作、檯面下的小動作樣樣來,最後逼得德國人只好在1806年10月跟法國宣戰。不過宣戰沒多久,拿破崙大軍就殺入了首都:柏林,而且還把柏林地標:布蘭登堡城門上的勝利女神駕馭四馬車銅像拆下來,當成戰利品搬回巴黎。



拿破崙把德國人的地標搬回家也就罷了!但是法國人並未善罷甘休,法國人不但要求賠款、還佔領德國,極盡羞辱、剝削之能事!於是被整的德國人並不因此自怨自艾,反而是努力學習敵人的優點,進行了各項改革。

過了七年之後,發憤圖強的德國人就聯合全歐洲對法國不爽的國家(俄國、英國、奧地利)一起組成「不爽法國大聯盟」,對拿破崙發動一起猛攻,最後在1813年萊比錫大會戰中擊敗了拿破崙、恢復了國土,當然~德國人可沒忘記把法國人搶走的銅像從巴黎搬回到柏林囉!

本來以為這個主題寫到此就可以結束了,但是閻驊卻發現德國與法國的恩怨真的太深了!兩篇文章根本不夠寫,所以被迫分割為三集。咱們下週見,下星期一是2009年最後一篇文章,也是00年代最後一篇文章,所以閻驊將會一次發兩篇。各位請拭目以待!

《本文為閻驊的一千零一Yeah第537期》

 

kuochun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