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20萬賺2億的1000倍投資心法/司機 變大戶

【文/編輯部製作】

前言

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一位礦工之子,只念到初中畢業,

當了20年司機,45歲以標會的20萬元,開始學做股票,讓資產飆升1000倍,至今身價2億元,他親筆寫下自己的故事,分享他的致富傳奇。

[編按]關姓大戶(由於顧及隱私,故事主角要求姓名不曝光,以下我們僅以關大戶稱之)從小家境貧苦,靠著寒暑假去撿溪煤、打零工賺取學費,勉強念到初中畢業。


退伍後,他到一家紡織纖維公司當董事長司機,二十年間靠著微薄薪水養家餬口,直到人生走了大半,四十五歲時才開始學買股票。二十六年後,今年七十一歲的他,身價二億元以上,每月光股息收入就有三、四十萬元,房地產更遍及台北、上海。


關大戶行事低調,從未在媒體上曝光,《今周刊》社長梁永煌早在二十幾年前就認識他,這幾年來不斷遊說他出來分享成功故事,但都被他婉拒。


這次,梁社長再度遊說,終於獲得首肯,他親筆寫下一生的傳奇故事,將二十六年的投資智慧,毫無保留地傾囊相授。


兩岸簽訂ECFA(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)後,關大戶對台股充滿信心,他也不吝惜分享接下來的投資方向。


我們除了取得關大戶親筆寫下的手稿,並由社長梁永煌率主編張弘昌兩度採訪他,張弘昌將部分內容增入其中,以下是他一生投資心得的精華。


我出生於窮僻鄉間台北縣平溪鄉三坑,是礦工的兒子,八歲父親就過世,跟母親相依為命。


平溪國小畢業後,儘管學業成績表現第一名,但因為家裡沒錢可以繼續升學初中(當時尚未有九年國民義務教育),後來靠自己在寒暑假打工,將好不容易賺來的錢一點一滴存下來,考入瑞芳初級工業職業學校就讀,完成初中學業。


離開學校後,為了自力更生,前後做過台陽交通售票員、土木測量員、修理汽車工、礦工測量員。後來在台陽礦業當過貨運司機,當時是以運次計薪,一般人一天只開四次,但是我一天開五次,比別人早出門,也比別人晚回家,即使當貨運司機,也要求自己要比別人還努力。


我在服役空軍三年期間,還當過代理行政官,退伍後帶著母親到台北市北投政工幹校旁,租十坪違章建築居住,日子過得十分清苦。


駕駛兼收款 只能勉強維持


結婚當天,剛好有一位朋友來參加喜宴,席間透露某紡織纖維公司的董事長要請一位司機,薪津每個月一千元,我剛好退伍還沒找到工作,立刻答應隔天就開始上班,沒想到一做就是二十五年。


這二十五年間,我每天都兢兢業業做好自己的工作,但因薪資待遇並不高,加上有三個小孩要扶養,到了即將退休的年齡(四十五歲)還是存不到什麼錢。儘管中間我曾經幫人收款賺些外快,但也只能勉強支應日常生活的開銷。


當司機的過程,雖然有很多辛苦不足為外人道,不過看到老闆平時交往的成功大企業家,除了本業努力經營外,大部分都是靠土地、房地產與股票賺大錢,這帶給我很大的啟發與幻想,於是我一直不斷思考,如何才能成為有錢人。


然而一想到自己口袋沒錢,單想靠炒作土地房地產發達根本不可能,後來靠太太標下的二十多萬元會錢,開始學做股票。


由於這些錢是太太的積蓄,不能失敗,我就很認真投入研讀財經與產業動態的書籍,以及股票相關雜誌。


賺到第一桶金 躲掉台股大崩盤


我買的第一支股票是裕隆,當時成本是十五元;為什麼想買它?因為在一九八五年七月,日本日產汽車以十九.二元投資裕隆二五%的股權,消息公告後,因利多出盡股價出現大跌;我想十五元比日產買進的價格,還便宜四元,就抱著不放。後來漲到四十多元才陸續獲利了結,不但賺了二倍,還累積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感到非常高興,自此我對股票產生極大的興趣。


做股票中最大一次收穫,是一九八○年代後半,新台幣開始升值。我看機會來了,將全部資金去買中華開發與三商銀(彰銀、一銀和華銀),平均價格為八十八元左右;因我平時開車陪著老闆到處跑,沒時間去看盤,只有耐心地抱著它。


後來全國百姓都瘋狂做股票,不但早上醫生不看病、計程車司機不開車、家庭主婦不買菜、公教人員都掛著耳機聽股票行情,甚至連和尚、尼姑都到證券公司買賣股票;等中午收盤後,大家才恢復正常作息。


那時我買的股票股價都已漲到一千元以上,忽然想到書本裡提到的「擦鞋童理論」,意思是指大家瘋狂時不要太貪婪,尤其股票市場更秉持「舉世皆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」的原則,於是我將股票悉數出清,並把資金全部存入第一銀行的台北敦化分行。


獲利了結之後,加權指數還停留在一萬二千點左右,但香港恆生指數卻只有二千點,我就很好奇為什麼這麼低?一問之下,才知道因為九七快到了,香港有錢人都怕中共接收香港,很多人移民到美國或加拿大,把土地房地產、股票大量拋售,才造成股票如此便宜。


當時匯豐銀行每股價格是五港元(約新台幣二十元),我想又是一次大好機會,第二天我把全部資金匯到台北市民權東路上的花旗銀行,並開了香港帳戶,當天就將全部資金買進匯豐銀行。


投資 要看別人看不到的風景


或許有人認為,在台灣好不容易賺到這些錢,應該保守一點,萬一中共接收香港後股票不漲,那豈不是白忙一場?但我想匯豐銀行一年所賺的錢比台灣全部銀行加起來還多,每年又有百分之十的配股,另加現金股息,做長期投資也很值得。


買進匯豐銀行後,我看到台灣的證券公司大廳每天還是人山人海在搶進股票,很多人都笑我,「台股這麼好賺(早上一開盤,很多股票都直奔漲停板),為什麼要賣呢?反而跑去買香港股票,況且中共九七要接收,香港有錢人都跑到別國去了,難道你不怕嗎?」


我笑一笑回答他們,「你們趕快把股票賣光,不要再做了,這種行情最後一定崩盤,三商銀將來會跌到只剩十分之一,不要認為不可能。」事實上,當時國泰人壽一股要一九七五元、三商銀約一千元,而泰豐輪胎也要六百多元;但我想如果把泰豐的資產土地、機器設備全部算進去,恐怕也沒有五十元的價值,台股這種漲法,真的非常危險,是典型的泡沫行情。


然而周遭的投資者都笑我胡說八道,回說哪有可能一千元的三商銀會跌到一百元,猶言在耳,二十年後的現在,三商銀都只有十幾元;當時大家蜂擁追逐高價的金融股,現在變便宜反而怕怕的,不敢買股票,散戶的心態真是變化多端。


我退休後每天用功筆記,蒐集有關財經、股票的資訊,又參加《財訊》雜誌社的「金融家聯誼會」,聽一些投資專家講座,認真學習來增加知識。有一次《財訊》創辦人邱永漢帶我們到中國考察,足跡遍及北京、天津和上海,最後一站則是到上海浦東。


當時舉目所望,看到整個浦東一片黃菜花,只有二條像樣的道路,張揚路與浦東大道,上海人有句話很流行,就是「寧要浦西一張床,不要浦東一棟房」,可見浦東當時非常落後。浦東與浦西中間隔著一條黃浦江,只有一條延安隧道,交通非常不方便,大家都不看好浦東。


但我的想法跟人不一樣,想當初台北市的延平北路熱鬧後,後來往東發展到忠孝東路,因此我非常看好浦東接下來十年的發展;於是便建議邱永漢先生,在浦東建造一棟大樓,由邱友會會員來參加投資,也就是今天的「浦東永華大廈」。


考察團返台後,我每天晚上都在想,將來中國一定是投資天堂,尤其是上海浦東,於是心裡開始盤算要賣匯豐銀行股票,而當時的確也賺了不少(後來匯豐銀行漲到五十港元);賣掉後我拿出一百萬美元投資上海浦東永華大廈,另外在陸家嘴張揚路,用新台幣一千萬元買五間樓房,現在還出租中做長期投資。


然而人算不如天算,後來匯豐銀行一股分拆為三股,每股最高還漲到一四五港元,加上每年配股配息,換算成新台幣,匯豐銀行從當時二十元漲到二千元,漲幅一百倍,雖然有點後悔,但也非常知足與感恩

 

創作者介紹

雲竹小棧

kuochun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