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素養的威力
收件者:



 
 

 

人文素養的威力   洪蘭 (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)    
 
天下雜誌  391期  2008/02

人文在國家貧窮時,是第一個可以丟棄的東西,但在生死存亡關頭,使士兵為國捐軀的意念,卻是
人文素養種下的種子。

有一天搭高鐵時,有四個年輕人上來,熟練地把座位翻轉,相對暢談旁若無人,我只好強迫收聽,
聽到他們在談最近因為五年五百億的分配都在理工而少文法,因此以文法為主的學校出來抗議。
這四人異口同聲貶低人文說:「無路用,還要分國家發展的錢。」

他們的語氣使我想起一個故事:
美國緬因州有一個教拉丁文、希臘文、修辭學和宗教學的教授叫張伯倫(Joshua Chamberlain),
他小時候看過《黑奴籲天錄》,認為蓄奴是極不人道的事,因此當南北戰爭爆發,他便投筆從戎,
去作「一個基督徒應該做的事」。

一八六三年七月二日,他已升為上校,負責保衛替茨堡南邊的小山丘,這是北軍主力的左翼,
如果失守,讓敵人從腹背攻入,則北軍不但失掉這場戰役,也將失掉整場戰爭。

張伯倫不是軍事戰略專家,他的軍事知識來自他讀的希臘古詩,但是他了解大局,知道小圓丘的
重要性。

當阿拉巴馬第十五軍團衝上來搶攻這山頭時,他的緬因州第二十軍團奮力抵抗,擊退敵人五次,
這時他發現沒有子彈了,彈盡援絕,敵人在望,他毫不猶疑下令:「上刺刀!」
他的部下立刻了解這句話的意義:肉搏戰,以死報國了。

張伯倫身先士卒,拿著刺刀大喊一聲衝下山頭,他的兵緊跟在後,喊聲震天衝下去。阿拉巴馬軍團
嚇了一跳,認為一定有後援才敢這麼大膽,因此立刻後退,一退便潰不成軍,結果阿拉巴馬軍團投降。
替茨堡戰役決定了南北戰爭的勝負。

一八六五年四月,南方投降,格蘭將軍(Gen. Grant)派張伯倫去受降接受南軍的國旗,南軍的代表
是戈登將軍(Gen. Gordon),敗軍之將不可言勇,戈登惴惴不安,不知要受什麼羞辱。

沒想到張伯倫在南軍進來時,下令「立正、敬禮」。他的兵跳起來立正,把手上武器伸出去對敗軍
致敬。戈登也回馬,令掌旗官將旗低下回禮。整個會場肅穆,沒有勝利者的喧笑,因為死的是自己的
同胞;沒有什麼比兄弟鬩牆更令人痛心的了。

這件事被報導後引起爭議,很多人認為張伯倫矮化北軍的勝利。但張伯倫的古典文學教育使他的境界
超越一般人的報仇心態。
邱吉爾說:「作戰時奮戰到底,失敗時全力還擊,勝利時心存寬厚,和平時友好親善。」
張伯倫顯示了他的心胸。

人文教育是人成為人的核心教育,因為人格是潛移默化的,對是非的判斷,對正確事情「千萬人吾往矣」
的勇氣是從人文而來的。

張伯倫在喊「上刺刀」時的勇氣與膽識是他平日人文學養的結果,勝利時心存寬厚的風度更是他接受
古典教育的表現。

人文在國家貧窮時,是第一個可以丟棄的東西,但是在生死存亡關頭,那個使士兵上刺刀肉搏戰為國
捐軀的意念, 卻是平日孕育的人文素養種下的種子。

 

kuochun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