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何應欽將軍被高爾夫球打中…戴晨志幽默加油站


已故的何應欽將軍,是二次大戰後,中國接受日本投降的首席代表,

也是一位極負盛名的將軍。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天氣裡,何應欽將軍前往高爾夫球場打球。正當何將軍興致高昂地要揮桿時,突然被隔鄰球道飛來的小白球,打中左腿;雖然那顆球的力道不是很強勁,打到時並不會使人痛得受不了,可是畢竟還是有些皮肉疼痛。

這時,失手打到人的「烏龍球員」趕快跑過來,要行禮致歉;那人仔細一看,被他打中的人竟然是鼎鼎大名的「何將軍」,立刻立正、行軍禮,說道:「老師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對不起!」原來這人是黃埔軍校畢業的學生,黃埔子弟都尊稱何將軍為「老師」。未料,何應欽將軍溫和地笑笑說:「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!如果你是故意的話,就一定不會打中我了!」

二次大戰結束後,西柏林的美軍俱樂部裡,曾舉辦一場酒會,來歡迎鄔迪德將軍。那時,一位年輕的士官班長,被挑選出來,特別侍候鄔迪德將軍。在酒會進行時,樂隊開始在旁伴奏,侍者也開始上菜;當那位士官班長為鄔迪德將軍斟酒時,一不小心,竟然將幾滴酒,滴到將軍「光禿禿的頭上」。這時,整個餐桌的人都愣住了,大家都不曉得說些什麼話才好?而士官班長更是嚇得臉色鐵青,手裡拿著酒瓶,不斷地發抖。在此尷尬、又靜默無聲的時刻,鄔迪德將軍用餐巾擦擦他的「禿頭」,然後開口笑著對士官班長說:「老弟啊!你以為你這種療法,就可以讓我長出頭髮嗎?」

心理學家指出,人際溝通時,若能滿足他人的「包容需求」(inclusive need),就可以維繫雙方圓滿的互動關係;正如同何應欽與鄔迪德兩位將軍一樣,當他們被下屬得罪時,場面很困窘,旁人猜想—他可能會生氣、震怒了!可是他們卻展現出「隨和」、「幽默」、「自嘲」的態度與雅量,來化解當時尷尬的氣氛!這種「機智」與「風趣」,更是咱們晚輩所應學習的。

所以,能夠以風趣「包容他人」,不但自己會很快樂,和他在一起的人,也會覺得很幸福;因為「包容他人」,可以使對方感覺「被寬恕、被接納」。
話說,民國初年的名人吳稚暉先生,也是一位「幽默、風趣」的長者;當他在八十大壽時,各大媒體都登了許多新聞,計劃要為吳老祝壽。然而,吳稚暉先生卻非常客氣,他不希望麻煩他人太多,所以「堅辭祝壽」,而他自己也撰寫了一篇「謝壽」的文章,在江蘇同鄉會的刊物《復甦》中刊登出來。

吳先生的妙文,大意是—「據我的外祖母告訴我,我是曾祖母與祖父,在陰間瞞著閻羅王買回來的,所以閻羅王的生死簿上,並沒有我的名字。我如果偷偷、不聲不響地活下去,就算活到兩百歲,也都有可能;但是,如果大家大張旗鼓地給我做壽,而讓閻羅王知道了,他就一定會把我捉回去!因此,我為了要『活到兩百歲』,所以不敢做壽,也拜託大家不要幫我做壽……」吳老的妙文刊登後,賀壽的熱潮才告平息。

所以,說話巧妙、詼諧、風趣,真是令人莞爾,進而為之「佩服」,或為其所「說服」。因此,適時、適所地發揮急智,讓言語中更顯「幽默、有趣」,的確可以做為人際溝通的「潤滑劑」,並使咱們因著「妙言妙語」,而更受到他人歡迎!

古時候,有一個小官名字叫「周恭」。有一天,他和兩位大官—張布政使與王巡撫參加一個宴席。在酒席間,大家酒酣耳熟,似有些醉意;王巡撫大發牢騷,說他娶了「七房妾」,卻只生了一個兒子,真是難過啊!此時,周恭逢迎地說:「巡撫啊,您很好命呀,您難道沒聽說『子好不須多』嗎?好兒子一個就夠了!」
巡撫大人一聽,高興地笑了!可是,另外一位大人—張布政使也開始埋怨說道:「我沒有娶妾,只有一個元配,卻連續給我生了十二個兒子,唉,兒子天天吵吵鬧鬧,真是煩呀!」此時,周恭又不慌不忙地說:「大人哪,您很好命呀,您不知道『子好不愁多』嗎?好兒子多生幾個,又有什麼關係?」布政使聽了,也燦然地笑了!

【幽默一得】
幽默,是尷尬氣氛的「緩和劑」!在人際交往中,難免會遇見難堪的情境,使雙方一下子不知所措;但若能適時地發揮幽默的魅力,就可以化解尷尬,使氣氛變得輕鬆、和緩、愉悅。

多年前,美國雷根總統在就任後,第一次前往加拿大訪問;其間,雷根曾發表演說,卻遭到許多「反美人士」的示威,也不時地打斷雷根的演說,使得在旁陪同的加拿大總理皮埃爾.特魯多感到十分尷尬。

不過,雷根卻面帶微笑地對總理說:「這種示威在美國經常發生,我想,這些人一定是特別從美國趕來貴國,想讓我有『賓至如歸』的感覺!」加拿大總理一聽到這句話,原本「緊皺眉頭」的表情,突然放聲哈哈大笑!所以,幽默的談話,的確可以使「失重的心理天平」,獲得平衡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雲竹小棧

kuochun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